0
(0)

若干年前,在音乐台因为主持《歌词纵横谈》而认识她,她想通过我找陈涛,为她的“大胡子”正在拍的一部金庸的电视剧写一首歌词。那部电视剧(我忘了具体是哪部)的歌曲虽然最终并没有采纳陈涛的词,但我却还是由于这件事而与她一度走得比较近。

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她的车里聊到深夜,我特别喜欢她,某种程度上甚至仰慕。在我看来,她是一位已经具足了一切的女人:美丽、聪明、才华、气质、风度、令人称羡的工作,还有,可能对一个女人也许最重要的,浪漫而唯美的爱情。

她谈起她的“大胡子”,(那是她喜欢用的称呼)眉梢眼角都是甜蜜笑意。我不无讶异地看到,完全独立的职业女性精神与对一个男人完全的依赖和信任在她身上是并存的。我们有一次共进午餐,短短一顿饭功夫,她的“大胡子”就打了无数个情意绵长的电话过来,而当时他身在韩国,正为了护照有效期之类做一个三两天的旅行。用现在的时髦话讲,两个人绝对是在狂虐我这个单身汪。

知道她与他只是同居,因为她不愿意走入婚姻殿堂。问她难道不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吗?她说,她才不要,中国的环境污染这么厉害,怕是孩子生下来连干净的洗澡水都没有。

她的朋友极多,交际很广,我甚至不知道我能否算其中之一。她的工作性质又使她特别忙碌,而我偏偏太喜欢一个人呆着,由于习惯独处又很少主动打电话给人,我们的联系便越来越少直到完全没有了。

不过还清晰记得在香山的家里接到她打来的那个电话,是刚送她的“大胡子”去机场回来,也是那天刚领了结婚证。她说,那个男人幸福极了,因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叫她“老婆”。那应该是2002年的金秋时节吧。

这些年,偶尔会在媒体看到她的消息,依然非常活跃,也依然非常恩爱,工作之余不忘灵性的追求,虽然也给自己惹出了一些非议。我默默无闻地学佛,她风生水起地修道。从古至今,总有人拿道家的养生术来故弄玄虚、装神弄鬼,我避之不及,但对道家哲学则完全另当别论。那个叫李一的道士究竟怎么回事,我不了解,也不妄加评说。

我记忆里的她,身兼小女生和大女人,拥有一切,远在天边,似乎也就是这样了。

想不到这两日却有沸沸扬扬的关于她的消息传来,连我这个对八卦基本绝缘的人都开始触景生情。

变了,那份曾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你侬我侬。被跟踪被偷拍被爆料被谩骂,各种光天化日下的澄清、解释、斥责、恶言相向、真伪难辨。

我真的了解过她吗?

不可以听任那些偷窥加上臆想的猛料,那些看客们的口沫横飞自生自灭吗?既然百口莫辩,那不可以不辩吗?如果他真的变了,那又如何呢?这生活里哪样东西能是不变的呢?

这两日背诵《佛子行》刚好到这两个偈颂:

有者百般中伤吾,恶名纵遍三千界

然我深怀慈爱心,赞其功德佛子行;

何人大庭广众中,揭露吾过出恶语,

于彼亦作上师想,恭敬顶礼佛子行。

我还以为,我和她,纵有千般不同,共同之处就是清高到不屑与人争,聪明到不会与人争,柔软到不忍心与人争。一个男人、一份财产、一身清白,这些东西又有什么好去争,好能争的呢?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不回应,空谷寂寂,又哪里来的人声鼎沸?

何况,刚知道当初那么坚决地不要孩子的她已经有了一个六岁的儿子啊,为了这个小孩儿,别被这些混乱和无聊吞没掉,保持一个孩子的宁静。

看到陷入在绯闻里的她,被人指指点点着,津津乐道着,其实,心里是有一些为她不值,为她痛的。爱了就爱了,算了就算了,本来就是旋转木马一样的人生。红尘里的这趟浑水,别趟得太久太深啊。

夜已深,不多写。这篇文不是为了花赶趟而来,不过万一你看到,我在这里劝你隐忍与沉默,并对你说“珍重”。顺便告诉你我生活得很幸福,越来越幸福,不是因为我嫁的那个人爱我一如既往,而是因为佛法已根植在我心。

如果有时间,如果还保留着我的电话,过来喝茶,不过别抱怨,也不用爆料。

更多阅读: 数字币 订票记录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汇旺担保】你想改命吗?佛教告诉你方法!

我们每个人最关心的事,莫过于自己;而自己 Read more

舍利子的化学成分是什么?素食就能长出舍利子么?

科学时代,舍利子成为信仰的最后防线。舍利 Read more

天降舍利简介

天降舍利简介:天降舍利以透明白色居多,其 Read more

手术台上修皈依

我一出生,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