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我为什么不写稿?最近,这个问题常盘亘于脑海。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一个文学爱好者,写稿对我来说不是一件难事,甚至自认为有点天赋。然而,偶然间翻看自己的博客,只有一两篇诸如开班分享稿之类的凑数文章摆在上边,在一片繁花似锦中兀自荒凉得如风中飘摇的狗尾草,我不禁思考起这个问题。

浮现于脑海的第一朵浪花是,没时间。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作为在校兼任别的事务的高三教师,作为读书会召集人……理所当然地,“忙”是我的挡箭牌。可是,书院网站的师兄们同样都很忙,我的辅导员慧渡师兄,她在公司居于要职,在书院是两个班的辅导员……然而,她的博客有十多篇文章。我的时间去哪里了呢?在我总习惯睡个长午觉时溜走了,在我有时沉迷于网络新闻时溜走了……对时间珍惜不够,念死无常没好好观起来,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第二朵浪花是,不知何时起没了特别想下笔的冲动。我想起最忙的一年,是在国外当汉语志愿者时,一周三十三节课,还要带课外活动班,还要参加教育局培训……然而,即便这样,我的教育博客或QQ空间也每几天一篇文章,写下自己的吐槽或思考,“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想到这点倒不禁有些小窃喜,因为,以前我习惯以宣泄于文字的方式来排遣自己的感情,而进书院后情绪相对平稳,在生活中仿佛没什么烦恼,缱绻如蛛网般的种种情思已不复,好像就没了落于笔端的特别冲动。我得承认,佛法让我的生活更平静清亮。

但是,再细想一下,也有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一些思考放上来?与内心对话时,我又看到了自己种种不良心态。

轻视。我把在书院网站写文章当作是负担,是不得不做的事。因而,当文宣班委说,大家都要在网站发表文章时,我只想拿一些现成的分享稿之类来充数,甚至想起当时我们班选文宣班委时,我还很害怕选到自己。所以,错过了深入去了解文宣工作意义的机会,而一直活在自己的错误设定中。甚至,几次接到文宣负责人的邀约,我都沉默以对,觉得自己忙不过来,也视之为负担。

有所得。或许是由于串习,我无形中也会关注写文章后的“发表率”。记得当时我刚经营教育博客,有几篇文章都是编辑看到后,主动与我联系,然后发表于纸质媒体,还寄了稿费来,加上此前也曾在杂志上发表过一些豆腐块,我不知不觉地走入一个误区:要写就最好写几篇能发表的,一鸣惊人,这才是我想要的。

慢心。我开始时以为文宣班委们鼓励大家多写文字,是锻炼,我觉得自己的文笔不错,而且似乎随时都能写,已经不需要锻炼了。这同样也是一种自负和错误设定。

自我否定。细思维下,我发现潜意识中,还有觉得要等到自己修得很好时,再来写分享的心态,而忽略了缘起和接纳,也忽略了写作的本心。

……

当浮霾的浪花将要吞噬茫然的虚无时,幸而,同修们把我的寥寥几篇文章找到并转发出来。前些天,读书会一书友也把我老旧的一篇文章找出来转发到微信群,看到时,我感到既感动又羞愧,感动的是大家对我修学的关注,羞愧的是,自己忽略了,写作也是一种修行。

在做读书会召集人时,我很爱在分享员共修题后附一句,法布施功德无量。写作,何尝不是一种布施,一种供养?将自己的修行所得倾注于笔端,去供养所遇到的有缘者,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事吗?况且,就像我也尤其爱看身边师兄们的分享,因为很真实,又能跟师兄本人联系起来,觉得很亲切,那么写出来,对身边的同修何尝不是一种激励?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致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正是对写作的一次观察修,让我意识到,自己在种种不良心态中打转太久,是时候该走出来了,回到无我利他的本怀。梁晓声说,我们所喜爱的中文,是从美好的情怀里生发的文字。佛法给了我最温润宁静的情怀,我也发愿,我将尽可能地,用我这支笔,舟行世间,净水莲生。

更多阅读: 利来/宝博/乐鱼网址

这篇文章有用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汇旺担保】你想改命吗?佛教告诉你方法!

我们每个人最关心的事,莫过于自己;而自己 Read more

舍利子的化学成分是什么?素食就能长出舍利子么?

科学时代,舍利子成为信仰的最后防线。舍利 Read more

天降舍利简介

天降舍利简介:天降舍利以透明白色居多,其 Read more

手术台上修皈依

我一出生,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十 Read more